行业聚焦 | 高龄化时代养老建设策略与设计研究

摘要: 《建筑学报》10月刊特集献礼金秋

12-11 12:28 刘东卫 首页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

聚焦

标准院总建筑师刘东卫先生受《建筑学报》邀请作为学术主持人,与养老设施产学研相关方面专家学者,历时半年倾力打造的10月刊《特集  高龄化时代养老建设策略与设计研究》于2017年金秋10月温情献礼。

编者按  近年来,在建筑学科领域,适老化居住建筑和养老设施的设计研究越来越受到学界的关注。


针对前者,学报于2015年6月出版了特集:适老设计研究与实践,对其近年来的理论方法和实践进行了系统介绍;对于后者,国际上已将其作为难以回避的重大问题置于学科体系的显要位置,但在我国,对这一问题的认识还处于起步阶段,不仅相关理论方法和实践研究缺乏系统性和针对性,而且,现有养老设施建设也一直徘徊在与供需背离的传统养老模式上,难以有效应对日益严峻的紧迫形势。

本期特集聚焦在“高龄化时代养老建设策略与设计研究”的主题下,特邀学术主持人刘东卫撰写了《探寻城市高龄人口照护体系与环境构建的新方式》,讨论我国高龄养老设施及居住环境建设可持续发展的方向。


关注国内理论与实践的论文,讨论了北京、上海、西安、南京等地城市养老介护设施的实践,并对城市既有建筑更新改造的养老设施与环境构建提出整体解决方案和具体设计策略;国际视角下的论文,研究者则选择了在长期照护体制及其养老介护设施建设卓有成效的北欧、德国和日本等国家,对其养老制度的基本背景、模式、理念、设施类型与发展趋势进行研讨,为我国养老设施建设提供理论方法的支持与借鉴。


特集学术价值

  • 厘清国内外城市高龄人口设施养老的历史脉络、建设模式、设计理论与实践;

  • 探索并寻找我国养老设施建设的战略框架和路径选择;

  • 构建我国城市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建设体系、模式与类型、集成技术;

  • 夯实学术基础、引领养老建筑领域可持续发展走向。

特集发表了10篇关于介护型养老设施的专业学术论文,对于洞悉国际前沿科研、分析国内发展现状,具有一定的引领作用。

01

开篇:探寻城市高龄人口照护体系与环境构建的新方式

刘东卫 |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02

北京城市养老设施空间分布与中心城区设施建设供给数据分析

邵磊?张婧?徐秉钧?谭远思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03

以城市高龄照护服务为基础的上海公办养老设施设计研究

沈立洋 | 中元国际(上海)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04

西安市老旧住区养老设施设计研究

张倩?王芳 |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

范新涛 | 中联西北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支瑶 | 陕西金城绿景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

05

城市小型社区嵌入式养老设施设计研究

张嵩 |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

赵雅 | 上海沐恒实业有限公司

06

城市住区更新方式的复合型养老设施研究

刘东卫?秦姗 ?樊京伟?伍止超 |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07

日本复合型养老设施建设策划与设计研究

尹红力 | 辽宁城市建设职业技术学院

张玲 | 深圳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姜延达 | 日本株式会社RIA设计中国事业开发部

08

日本介护型居住养老设施的变迁与发展动向

川崎直宏 金艺丽 | 日本市浦设计

09

德国长期照护体制与机构式护理养老设施的经验与启示

卢求 | 德国可持续建筑委员会  洲联集团-五合国际

10

北欧养老设施发展趋势及介护型设施案例研究

赵晓征 | 赛阳国际&金龄联合集团

王旭亮 | 丹麦PRESSALIT A/S

标准院总建筑师刘东卫先生负责撰写了本期特集的开篇探寻城市高龄人口照护体系与环境构建的新方式》通过提出当前我国城市高龄人口照护养老保障的现实与挑战、城市养老建设方式与服务需求的困局与认知,分析了养老保障制度与照护体系发展脉络的体制与演变,指明了城市复合养老介护设施设计方法与建设转型的建构与供给。


开篇准确把握了当前我国养老政策导向和市场需求的转变,聚焦面向城市高龄化时代的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建设,提出树立长期照护的新理念和体系规划,创新发展以多样化高质量长期照护类型的养老设施为主体的保障支撑。对于养老设施的建设模式,由传统的以收养居住与护理单一功能为主的设施向具有生活支援与护理照护的多元化复合养老设施服务体系扩展,规模由大体量集中式逐渐向小规模分散式过渡,由设施内养老服务向面向住区与走进家庭的专业介护服务转变,同时设施向住区及其地域周边开放,以提高社会资源的利用率和养老服务效率,形成以提供生活支援和护理照护为主的地域性介护养老设施。


《探寻城市高龄人口照护体系与环境构建的新方式》

刘东卫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原文刊载于《建筑学报》2017年10期


1 现实与挑战:城市高龄人口照护的养老保障


1.1  人口老龄化与高龄化发展形势


自21世纪伊始我国进入老龄社会后,“十二五”(2011-2015年)期间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人口老龄化与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与经济社会转型相伴,少子化人口结构、家庭小型化与空巢化并存,居家照护能力脆弱化与社会照护错位短缺化交织,特别是城市失能老年人口的长期照护问题愈发凸显,未来20年我国城市人口高龄化照护危机将持续加重,城市养老事业与社会保障发展任重道远。


“十三五”(2016-2020年)期间我国城市养老事业与社会保障改革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关键战略时期。


据中国老龄委2016年发布的《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超过2.22亿,占总人口16.1%,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占老年人口的比例达到了18.3%,总数约为4063万人。预计到2020年,老年人口达到2.48亿,其中8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3067万人。与此同时,我国城市人口问题越发严峻,截至2015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约313.3万,占总人口的23.4%,平均每天净增120余名80岁以上高龄老人;空巢老人家庭已经占50%,其中抽样推算失能、半失能老人共60万人,并有失智老人10余万名。截至2015年底,上海全市户籍人口1442.97万人,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435.95万人,占总人口的30.2%;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78.05万人,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17.9%。


城市人口高龄化特征日益突出,城市高龄人口照护的养老保障势必在“十三五”期间成为摆在全社会面前的严峻问题。


1.2  高龄人口照护服务与养老设施保障


与西方发达国家的长期照护服务体系和制度相比,我国高龄失能老人长期照护的相关法律、政策和制度整体来看有所缺失,例如失能老人家庭照护支持政策、长期照护和服务制度、长期照护需求统计制度、长期照护需求与服务的评估制度等;同时也缺少有效的政府规范,例如依照需求者制定的长期照护服务标准尚属空白,这些都是制约高龄失能老人长期照护设施建设发展缓慢的重大原因。由此,解决构建高龄失能老人照护与生活支援服务及设施保障体系的问题成为亟需关注的焦点性课题。


针对养老设施保障,我国面临着城市失能老人长期照护服务需求和供给之间日益突出的矛盾,服务床位不足与床位空置并存,服务内容不能满足需求,缺乏与多元化需求相适应的养老设施建设类型。笔者认为,亟需通过养老设施这一硬件载体,探索满足我国高龄失能老人切实需求的发展模式,从而有效支撑我国长期照护体系的构建,缓解当前严峻的养老问题。


2  困局与认知:城市养老的建设方式与服务需求


2.1  长期照护视角的建设方式与服务需求


“人口高龄化”“长期照护困局”两个问题出发,满足高龄失能、失智老人在照护与生活支援方面的服务需求已经成为当务之急。西方发达国家针对高龄失能、失智老人提出了长期照护(Long Term Care,LTC)理念,给在一段时期内持续丧失活动能力或难以恢复某种程度活动能力的老年人提供一系列健康护理、个人照料和社会服务项目,这种理念是以服务需求为出发点,长期照护目的是维持和改善老年人的健康状况而不是疾病的治疗。反观我国,由于目前缺乏长期照护的保障制度、家庭照护功能逐渐弱化、长期照护基本认识和服务需求保障体系尚不健全、长期照护的有效供给不足等问题突出,无法填补长期照护为主体养老需求的巨大缺口。


2.2  生活环境视角的建设方式与服务需求


国际上生活环境的服务与需求研究强调社区照料模式,重点放在高龄老人特别是失能、失智人群与社会环境的关系方面,强调改变老年人生活的社区环境问题。就地养老(Ageing in Place)理念产生于1960年代,这种养老方式以家庭或住区为依托共同提供多元化的照护服务,主要针对既有住区内居民高龄化程度逐渐加深的情况,高龄老人主观上不愿意搬离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同时需要从家庭之外获得一定照护的人群。美国学者曾在1974年对美国托莱多市的老年人口空间密度及年龄结构的空间分布进行调查研究,得出了城市边缘区和新建区高龄人口密度较低,而内城高龄人口密度较高的结论。我国城市老年人口空间分布也有类似特征,高龄人口分布空间演变呈现出老年人口向中心城区集聚的同时向外慢速离心扩散,以及远郊区高龄人口快速向心集聚的特征。


2.3  养老模式视角的建设方式与服务需求


国际上有关长期照护类型有设施养老为主的正式照护和居家养老为主的非正式照护两种。当前我国为高龄失能、失智老人长期照护提供服务及设施建设的模式,按照民政部的分类,为居家、社区和设施(机构)3种。比照国际分类标准,社区和设施(机构)养老模式均应为“正式养老”;但无论是两种还是3种养老服务模式,我们目前均存在着供给与现实服务需求严重脱节的问题。据国内相关调查,我国高龄失能老人对非正式照顾方式的依赖程度较高,并随着身体状况的恶化呈现递增趋势,但我国现有居家养老模式中,仅仅依靠家人、保姆或小时工的照料,其照护水平远远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另一方面,由于设施,特别是既有住区养老设施的短缺和专业人员缺乏等原因,使正式养老模式难以承担高龄失能照护服务需求,失能老人的家庭正式照护服务,特别是适合需求的既有住区养老设施的需求日益增长。根据以上问题,笔者提出,我国应重点对居家高龄失能老人养老服务设施及其城市社区照护支持体系进行研究。


2.4  介护标准视角的建设方式与服务需求


我国当前关于老年人照料问题缺乏细化分类研究,对现有养老设施也没有合理分类。近年来,我国养老设施建设虽然增长较快,但长期照护服务设施发展缓慢,存在着能够满足失能老人需求的服务种类较少、设施提供专业化程度低、照护床位严重不足等问题。国际上要求长期照护的标准要建立在对高龄失能老人需求的专业化评估基础之上,日本通过专业化测评来判断护理需求者的护理级别多达7个。另外,国内养老照护服务设施的整体硬件设施水平普遍不高,尤其是所提供的专业性介护部品质量、研发及应用、护理单元及公共部分的专业性内装设计水平都亟待提高。


3  体制与演变:养老保障制度与照护体系发展脉络


3.1  高龄照护的初步创立时期(2000-2005年)


在1999年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前,就初步形成了以城镇人口(职工和居民)为主的社会保障体系,从制度上保证了老年人基本生活和医疗费用。随着新世纪我国全面进入老龄化,国家发布了《关于加快实现社会福利社会化的意见》,成为我国社会养老体系发展的政策基础,标志着由我国原有的国家包办的社会养老服务开始转向养老服务社会化,高龄老人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和养老设施的建设开始进入发展时期。


这段时期养老设施建设选址偏向于城市边缘区域,社会化养老设施郊区化建设趋势比较明显,但鲜有面向高龄失能老人的设施建设。


3.2  高龄照护的多元探索时期(2006-2014年)


2006年,国家在《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意见》中明确提出机构设施养老方式,并逐渐确定机构养老在社会养老体系中的地位。通过社会化与市场化,实现失能老人长期照护服务的供给主体多元化,实现长期照护服务数量发展和质量提高,是我国失能老人长期照护事业发展的既定战略,各种类型公私合作方式的照护服务机构应运而生。2011年《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规划(2011-2015年)》进一步明确了老年养护机构主要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专门服务。2012年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明确了关于失能老人长期照护制度的若干要求。


这一阶段,养老设施建设主体仍是由民政部门为主导、以社会福利为目标、以政府投资为主体的机构养老体系,养老设施类型开始丰富但局限性依然较大,建设质量也良莠不齐,仍难以满足不断增加的城乡多数高龄失能老人的养老需求。


3.3  高龄照护的转型发展时期(2015至今)


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五规划建议》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2016年《民政事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探索建立长期照护保障体系,2017年《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明确社会养老服务发展目标,提出政府运营的养老床位数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不超过50%,护理型床位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不低于30%的要求。


“十三五”以来国家开始从政策引导方面,鼓励社会力量举办规模化、连锁化的养老设施,针对高龄失能、失智老人提出了构建长期照护保障体系的相关政策。当面对养老设施的公益性和营利性相冲突时,政府是否给予社会化的长期照护服务机构有力的扶持,是这项事业能否健康发展的保障。如何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的同时,为高龄失能老人提供护理照护和医护型养老床位、为独居空巢老人提供居家服务和生活支援,成为这个阶段的首要问题。


4  建构与供给:城市复合养老介护设施的设计方法与建设转型


4.1  基于生活住区的地域化设施


基于长期照护的城市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应锁定城市中心区作为重点发展区域,并可辐射既有城市住区,摈弃以往集中化、大型化建设的老路,实现以中小型规模为主的布局,以点带面,在住区内实现非正式照护(居家)与正式照护(社区及机构)养老模式的融合,可高效率解决高龄人口长期照护的社会养老问题。


这种基于生活住区的地域化设施可在住区中利用已有的可建设资源,依托城市住区长期发展后的有利条件,寻求资源共享,在降低管理成本的同时,减轻社会和家庭的经济负担,实现社会和经济效益双赢。这种基于既有生活住区的地域化养老设施,必须以高龄老人的生活需求为出发点,通过延续他们居住的亲缘关系与地缘关系,保持并增进住区认同感和归宿感,为他们营造满意的老有所居的长久生活家园。


4.2  基于长期照护的介护化设施


基于长期照护的城市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面向高龄失能、失智老人,让他们在最熟悉的环境中得到最专业化的介护服务,在此基础上,横向服务于住区全部老年人,纵向也可服务于住区老年人全龄段,提供由住区老年人的健康期直至发展到非健康期的长期续性照护服务。在高龄人口可持续生活环境下,基于长期照护的介护化设施类型应更为细化,全面覆盖高龄者不同需求,为身心机能处于不同衰退阶段的高龄者提供有精细化的照料和满足多元化服务需求的不同养老设施,既可尊重高龄者的自由选择,同时也最大程度地避免了社会资源的浪费。


4.3  基于功能多元的复合化设施


城市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应进行高龄老人多元化的养老功能需求辐射和有效整合,以灵活高效的专业型介护养老设施为基础,向上结合高龄长期照护服务,向下结合住区养老服务以及居家上门养老服务的可持续的复合养老设施建设模式,提供包括日间照料、专业护理、紧急救援、用餐助餐和居家生活服务在内的各种高龄养老服务。基于功能多元的复合化设施,涵盖介护、介护预防、居住、生活支援等综合性服务体系,可让已进入需要介护状态的高龄人口能够在长期居住地继续实现自主生活直到人生的最后阶段。其区别于传统的机构养老模式,是在城市住区服务半径以内,为高龄者提供日间照料、上门服务、短期入住和长期居住等多种养老服务的综合型养老设施。


4.4  基于适宜规模的小型化设施


目前我国城市养老设施规模普遍采用大型化建设方式,很多都在百床位以上,设施的大规模化虽然有利于提高设施本身的管理效率,但却存在着城市整体高龄养老环境覆盖效率低的缺点。从国际经验来看,基于适宜规模的小型化设施以住区为基本单位,可为附近住区高龄者提供养老护理和上门访问看护等服务,其以快速便捷的特点,可以让高龄者有更加良好的养老服务体验。规模小型化的养老设施对原有住区环境影响不大,可以很好地保持高龄者对原来居住环境和地域的熟悉感,其小规模的护理组团也可使高龄者更容易感受到家庭般的生活居住氛围。另外,在土地资源紧张、人口密集的城市住区,基于适宜规模的小型化设施更容易找到合适的“载体”。


5  结语


寻找城市高龄人口长期照护体系及养老介护设施与宜居环境建构的对策,在战略层面,需要在全社会树立长期照护的新理念;在制度层面,要建立相关法规和长期照护体系规划;在供给与服务模式支持层面,要创建正式照护与非正式照护一体化的长期照护服务模式与体系;在照护支持层面,要创新发展以多样化高质量长期照护类型的养老设施为主体的保障支撑体系。


高龄化时代的城市长期照护型养老介护设施与环境构建,由传统的以收养居住与护理单一功能为主的设施向具有生活支援与护理照护的多元化复合养老设施服务体系扩展,规模由大体量集中式逐渐向小规模分散式过渡,由设施内养老服务向面向住区与走进家庭的专业介护服务转变,同时设施向住区及其地域周边开放,以提高社会资源的利用率和养老服务效率,形成以提供生活支援和护理照护为主的地域性介护养老设施。


城市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作为具体的空间形式,是解决社会养老服务问题的物质基础,其转型发展,亟需建筑行业尽快构建城市复合介护型养老设施标准体系,从建筑设计源头探讨其设施的介护类型细分、功能配置、空间形式和部品技术,明确相关技术要点,在今后的项目建设中实现标准化、专业化的推广与建设,从而促进我国高龄人口养老设施及居住环境建设的可持续发展。

(正文完。原文刊载于《建筑学报》2017年10期,总第589期,如转载须在篇首注明作者及出处。更多详图细节请见纸刊。)

建筑学报

本期微信编辑:孙凌波





首页 - 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