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名人,总要“被死亡”那么几回|世说

摘要: “我正在煮鱼!”

11-13 17:52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虚岁九十的褚时健老爷子正在家里煮鱼,突然得知自己“死了”的消息——这成了昨天网上最大的乌龙之一。

    

这起乌龙事件缘起于,某网络大V当天发布微博称,“最励志的终身创业老人褚时健走了”,引来诸多媒体与网友的转发和关注。眼看着舆论场就要按节奏开始缅怀、悼念了,当地一家媒体找到老人的身边人,结果证实“先生安好”。随后,褚时健的儿子向公众细述了“褚老还活着”的更多细节,“今天早上还在菜市场走了一个小时买菜”。而老人本人也发布了一个小视频,表明自己“身体很好”。



    

人还硬朗着呢,“去世”消息突然满天飞,还得站出来自证“我很好”,纵然人生经历相当丰富,褚时健也要哭笑不得了。但其实类似的尴尬,发生不止一回两回了,细数当下舆论场,“被死亡”的名人一抓一大把。

    


去年,六小龄童“死在了绍兴某医院”,逼得美猴王怒斥“是哪位高人非要让我病逝于一个不存在的医院”;前年,尚在医治中的阎肃也被传“病逝”,其家属和医院负责人不得不纷纷出面证伪。影视明星成龙、编剧作家琼瑶等,也是“被死亡”榜上的常客,武侠泰斗金庸“被去世”的消息被传不止二十次,更入选了某年的“十大假新闻”。


    

 “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在“生与死”的真伪上,好歹现个真身、录录视频就能证明自己“还活着”。而其他大量的假新闻处理起来就麻烦了,近些年,某种品牌的瓜果打了不合规格的激素啦、某地又发生传染病啦、哪儿的小孩被拐卖啦……诸如此类的新闻,简直让人防不胜防。更可恨的是,这些消息往往似是而非又很难求证,即便证伪了,很多人也是将信将疑、惴惴不安。

    

人们常说,现在是新媒体的黄金时代。社会发展和科学进步,给信息流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平台,让新闻传播实现了质的转变。发帖子、转微博、看新闻、录直播……只要一机在手,每个人都能成为传播者,每个人的信息、观点、态度都可以汇入比特之海。可以说,每一个账号,就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媒体。

    


然而,也恰恰是媒体空间与公共空间的高度融合,令新闻传播更加复杂。就比如谣言,几乎每个社会都可能产生。只不过在传统农业社会,谣言多是在熟人间传播,容易分辨也容易止损。但搁现在可就不一样了,互联网将地球变成了地球村,联系日益紧密、交流日益频繁,但与此同时大家相互间没有那么“知根知底”,彼此都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再加之,信息大爆炸带来了巨大的认知鸿沟。


面对纷繁的传播流、置身喧哗的舆论场,专业化的新闻机构尚难避免坠入陷阱,没有相关信息获取渠道、不具备一定的科学常识和社会认知的网友就更难分辨真假了。



于是乎,这些年,呼吁加强自媒体监管的声音渐趋高涨,相关举措正在逐渐出台。


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网信办就先后发布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和《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将微信公众号、网络直播等各类新媒体以及微信群、QQ群、微博群、贴吧群、陌陌群、支付宝群聊等纳入管理范畴,明确把关责任,要求“谁管理谁负责”。



互联网信息管理之网正在越织越密,值得欣慰。不过要注意的是,信息时代的特点就是瞬息万变,相关管理不能满足于亦步亦趋、一事一议,而应有一定的预见性,提前做好谋划。

    

据统计,中国微信注册人数已超过9亿,网民总数超过7亿。当下,“人人都有麦克风”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让传播者敬畏指尖上的力量,善用时代赋予的表达权利,信息时代才能真正成为信任时代,我们才算用好了互联网技术这把双刃剑。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汤华臻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