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这世界真好,吃野菜都要留出这条命来看

摘要: 这是一部在做减法的电影

12-14 04:41 首页 八卦怪蜀黍

纪录片《二十二》上映已经六天,深埋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创痛再度浮现于大众视野。「慰安妇」这三个字本身,便承载了难以言说的苦难、沉重,以及原本不该有的耻感。



从2012年纪录短片《三十二》到2014年筹备《二十二》,再到如今后者正式与观众见面,这中间经历了五年。2012年拍摄《三十二》时,公开身份的老人还有32位。

2014年拍摄《二十二》时,只剩下了22位。截止2017年初,只剩下了9位。

再截止到8月12日,只剩下了8位。这个数字也在以惊人的速度递减,速度之快,让我们不知所措。



1925年出生的林爱兰奶奶,在谈起那段历史,只有一句“想杀人”。1939年2月,日本悍然入侵海南岛,14岁的林爱兰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游击独立队,从最初的医护人员晋升为女战士。1941年,16岁的她不幸被俘,花朵一样的年纪就这样落入魔窟。



日复一日地遭受非人的折磨,她的右大腿筋骨被彻底打断,自此落下残疾。终生未嫁,在这两种极端的情绪间煎熬,捱过一个个的不眠之夜。直到现在,林爱兰只要看到电视里出现日本兵的画面,仍会本能地破口大骂。



相比林爱兰奶奶的刚强,韩国老人毛银梅似乎已经接受了遗忘。1922年出生在朝鲜(现韩国境内)的毛银梅,原名朴车顺。在农村生活的她被骗到当时的中国日占区,本来以为是到工厂做工,最后却沦为日军慰安妇。



饱受日军摧残,数次昏厥,因为太痛苦,一起来的朝鲜姑娘跳江死了两个。由于害怕被再次欺骗,毛银梅找个机会偷偷跑了,最后来到了湖北省孝感市。



在这里,她改名毛银梅,“因为毛主席好,没有毛主席,就没有现在的日子,我想跟他一个姓。”银色的梅花,是她丈夫非常喜欢的一种花,她丈夫也从来没有嫌弃过自己,两人恩爱几十年。



老人后院种了很多栀子花,花很香,老人人很好。而在今年1月18日,这位带着花香的老人离开了人世,终年95岁。这位饱经摧残的老人一生喜欢唱歌,坐在小板凳上,静静地发呆。唱着记忆深处的歌谣《阿里郎》。她曾在采访中表示,这一生过后,再也不想投胎了…



电影总成本300万元,后期制作耗时一年。作为国内首部获得公映许可证的“慰安妇”题材纪录片,导演郭柯透露整个审查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拿到公映许可证,但依然缺少发行资金。2016年底,郭柯式在公益平台上众筹宣发费用。最终获得32099人支持,筹得100多万元。


在《二十二》上映前,很多明星自发“安利”,还自发录制宣传视频。张歆艺不仅出席了首映发布会,还专门给冯导写了一封关于《二十二》的推荐信。冯导随后在微博转发,引来不少关注。



经费不够,大多数帮忙的人都是志愿者,后来有影院主动要求点映,才让影片看到了上映后会有的生存空间。一位众筹中捐出1000元的网友特意赶来参加首映,还有些募捐者留下的名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突然觉得很感动。




影片最后用了葬礼,结束了全片。从32到22再到9。今年8月12日晚上9点,海南“慰安妇”事件受害者、赴日告状日本政府原告之一的黄有良阿婆在家中含恨去世,终年90岁。9又变成了8,我们都知道这个数字终有一天会变成0。



如果我们因为不想启齿而没有记录这些历史。那么怎么让后代记住这些历史,正因为文字图片的说服力不强,才会有纪实历史片的出现。历史虽像刻在石头上的书本,但时间会冲淡一切。等在世的战争亲历者相继老去,等经历真相的老人相继离世,日本真的在等那天吗?



这些老奶奶只是战争的受害者,那场战争几乎断送了她们的一生。她们有些隐姓埋名,有些含恨而终,有些选择忘却那段记忆。



她们和我们的奶奶没有任何差别,所以我特别想守护她们的笑容。她们就是我们的奶奶,慈眉善目,善良质朴。这段历史我们不能忘,正如影片所说,面对伤痛,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




首页 - 八卦怪蜀黍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