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的成功女性

摘要: 当然是郭襄,不然呢?

12-11 10:56 麦町 首页 麦町Q

金庸特别擅长刻画讨人喜欢的女性配角,所以在各种故事中,女主角的存在基本只是推动故事的车轮,被各种耀眼的配角压在下面。

 

比如人气颇高的小萝莉黄蓉,机灵可爱韵味欠缺,要说爱情故事,穆念慈的外刚内柔,瑛姑的惨毅,都比少男少女你情我愿,拉个小手有看头的多。倒是三十多岁时,成了女强人的黄蓉,倒生出力压主角的心机邪恶美来。

 

再比如天龙八部的女神王语嫣,基本是无性格无心机无脑袋的三无少女,别说被她一干性格鲜明的野姐妹们碾压,就连她男神的婢女阿碧,灵巧细腻的水乡气质,辨识度也在她之上。

 

但要说女配之王,只有郭襄。

 

天真烂漫的外表下有着与生俱来的成熟。和到处宣扬自己是侠二代的郭芙不同,她更懂得低调处事,平易近人。看准了人再亮身份,先过滤掉虾兵蟹将,在高手面前留下谦逊的好印象。

 

早早就树立起小东邪的个人品牌,黄老邪看谁都俗就对她刮目相看;连死对头金轮法王都哭着喊着要收她为徒传授毕生所学;杨过给她的生日趴体牛逼程度赶得上烽火戏诸侯了,抢尽风头,只为博得妹子一乐。

 

个人魅力普照江湖任何雌性生物站她旁边立刻被她光芒挡住。郭芙前期虽然又蠢又二,但好歹存在感强,有了郭襄后沦为打酱油的中年妇女。杨过小龙女重逢这么皆大欢喜的事,有了在一旁强颜欢笑的郭襄,是不是立马喜不起来了?程英陆无双也丧,但哪有郭襄丧的这么有感染力。

 

同样单恋无果,程英陆无双打了一辈子光棍就那么糊弄完一生,公孙绿萼送了命,只有郭襄,手握金针创立峨嵋事业。人们总有个错觉,但凡情场失意的化悲痛为力量就必须能职场得意。扯淡!悲痛永远化不成力量,只能化作无意义的加班,呆若木鸡,白白消耗掉时间。

 

郭襄不同,她虽然受伤但依然前行的倔强少女,接得了地气入得了俗,能和任何江湖粗汉把酒言欢,打好群众基础,这很重要,小龙女要有郭襄一半情商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而同时,郭襄还能保持遗世独立的姿态,和你们这群庸人保持不可逾越的距离,这种神秘感更是让粉丝死心塌地。表面上不按常理出牌的郭襄,走的正是常理成功学的大道,她的不按常理都是主流价值允许下的小花招,这些花招无伤大雅,人畜无害的可爱,让老同志们觉得自己还挺包容。

 

真正不按常理出牌的是小龙女,挑战整个社会的人伦礼教,不妥协不放弃,被整得很惨,和最终获得主流社会认可并评上大侠职称的杨过在一起才得到比较好的结局——隐遁尘世。

 

而郭襄是占山为王,为自己的事业开疆扩土,创立峨眉。屏蔽喜怒哀乐,在世俗中风生水起。

她在感情上面尤为有心机初见杨过时不过十五六岁,二话不说便以大哥哥相称,大哥哥…请感受一下这暧昧的语境,周芷若称张无忌为无忌哥哥,两人相差不了几岁,而郭襄小了眼前这位大哥哥十七八岁,仍以同辈相称,别告诉我因为杨过显年轻哦。甘愿做同辈的小妹妹只为了能伺机出手。当然,如果她真能明刀明枪的抢夺心上人也不失为真性情

 

但她不,拿着金针以小妹妹的名义与杨过眉目传情。你能想象老东邪黄药师见到冯衡时会用认干哥哥这套把戏表情怀吗?那是韦小宝。既然自诩叛逆少女,就要豁出面子、去他妈的礼教,用真性情面对感情。可这么做的是小龙女,不是她。别说这是百转千回的少女心,这口绿茶大锅我们少女不背。郭襄见到龙姐姐和大哥哥在一起,只盼长伴他们身边,哪个少女甘心共享自己的心上人给别人虽说爱能让一个人低到尘埃里,可真不应该是有主见有傲骨的郭小姐,在这点上,少女时期的刁蛮郭芙倒更像个大小姐。

 

同为国破家亡的失恋少女,看到袁承志与青青情谊甚笃,阿九剃度出家,不再叨扰,郭襄则是到处找寻。而赵敏更没有被张无忌和周芷若青梅竹马的情分击退,奋起直追,生生把情郎抢到手。所谓千回百转只存在于心中的波澜起伏,再刚毅的人也不能避免,而落在行动上,真少女要么扭头就走,要么勇往直前有我没你。巧就巧在一见面就喊哥的郭襄碰到的也是酷爱认干妹妹的老江湖杨过,两人一拍即合,随叫随到,表演暧昧的兄妹情。郭襄的胃口被大哥哥高高吊起,然后被重重摔下。一开始就以妹妹的身份自居,为的是留有退路,从长计议。

可惜他们再也没了后来。那点针尖般的小心思,就这么化作肉刺扎在心底了。

 

可她仍旧是金庸所有小说中难得的成功女性,事业有建树,形象没崩塌。事业有成的灭绝师太,是一脸戾气的阴倔老太太的形象;创立古墓派的林朝英也脱不了情场失意的怨妇感;五毒教的何铁手失恋后也做过自杀的蠢事;周芷若黑化后才走上成为实权CEO的事业高峰。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哪一个有女的?而武林中的硬指标——武功奇高的成功者中,天山童姥李秋水更是抢了一辈子男人,抢的相爱相杀,眼眶子忒浅。

 

少女时期的暗恋在有着旧文人认知的作家笔下,是结下果子的因,是一切成就的源头,而对于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来说,看着自己的门派羽翼渐丰,顺道还间接影响了另一个武林巨头武当派的创立,这种人生的自我实现,岂是一场遥远的暗恋能左右的。


当独臂神尼成为绝世高手之后,偶然会看着袁承志所远遁的方向失神片刻,但比起见到父亲吊死的歪脖树时的悲恸,那点失落可以忽略不计,复兴大业才是她苦练武功的动力,和袁承志没有半毛钱关系。谁的成长路上没几个求而不得的人和事,就像小石头拌下脚,说破天了也只是漫长人生中用来丰富经历的一点佐料。

 

凭郭襄的本事,有没有杨过,她都会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你觉得她孑然一身的落憾终身,她连片刻失神都觉得没空,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悲春伤秋的,还要去开峨眉高管会呢。



首页 - 麦町Q 的更多文章: